安康旬阳教体局拆迁发包给无资质个人 邻居房屋

安康旬阳教体局拆迁发包给无资质个人 邻居房屋

时间:2020-03-24 04: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新闻提示 原计划明年投入使用的安康市旬阳县第三小学,在前期清障拆除房屋时,发包工程给无资质的个人,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导致意外发生,将未纳入拆迁范围的房屋撞成D级危房,涉事各方近半年来陷入拉锯扯皮之中,导致工程迟迟无法动工建设,危房里依然有人在居住。

飞来的横祸

2018年5月7日,周一。上午刚一上班,61岁的付荣刚照旧来到旬阳县城关镇第三小学筹建办,等待自家危房的处理结果。2017年12月27日早晨8点,家住城关镇党家坝社区595号的付荣刚听到隔壁传来轰隆隆的机械声响,心里马上明白,“又开始拆房了”。他连忙爬起来,跑到马路边“看热闹”。   “我看着挖掘机向我家的方向去了,就往回跑,操心我家房子,怕伤着。”跑回院子的付荣刚被眼前的动静吓了一大跳:隔壁三楼正随着挖掘机的铲斗移动,撞击着自家阳台。   此时,付荣刚的家人也刚刚经历了一场惊恐。首先觉察异样的是付荣刚的妻子秦福莲。回忆当初一幕,她不由得浑身哆嗦起来:当时还在迷糊睡着,就感觉整个房子摇了两下,动静不小,心里马上反应是地震了。鞋都没穿,就往东南角屋子里跑,把儿媳妇拉起来,抱着不满两月的孙子往外跑。   住在二楼的是付荣刚的弟弟付荣军夫妇。当时付荣军外出上班,妻子田晓萍正在熟睡。田晓萍被楼下的嘈杂声惊扰到“睡不成安稳觉了”。她出门看究竟。“我嫂子喊着让我当心,这才把我惊醒了。”   隔壁被拆迁房屋三楼的一间房子位移变形,房子一角顶在了自家二楼房子,原本放在阳台上的一盆仙人掌跑到了隔壁三楼楼顶,一个蜂窝煤炉半边身体已经在阳台上悬空。眼前的阳台已经开裂、向外倾斜30度,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拆迁活承包给了私人   为优化城市城区教育资源布局,有效缓解城区入学压力,按照“就近入学”的原则,旬阳县县委、县政府反复调研论证,决定在城关镇党家坝社区,选址新建旬阳县第三小学,第三小学筹建办与付荣刚家比邻。   旬阳县城关镇中心学校校长刘明山是筹建办负责人,他介绍说,前期征迁涉及李正强、李玉明、雷强章三户居民,虽然谈得艰难,但是进展还算顺利。“李正强提出把自家三层楼房和李玉明家的五层楼房的房屋拆除活都揽下来。还要将垃圾清运走,平整好施工现场。”刘明山说。   2017年12月7日,在教体局副局长王祥国和社区主任李明连的见证下,和实施房屋拆除的居民李正强,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记者在这份房屋拆迁安全施工协议书上看到,分别加盖有旬阳县城关镇中心学校、旬阳县教体局和城关镇党家坝社区的公章。协议要求李正强作为乙方,购买施工人员保险,不得使用非参保人员进入施工;施工全部由机械拆除,拆除工程队必须具备相应的专业拆除资质。在拆除过程中,要安排专职安全员负责施工现场及周边安全,严格排查不安全隐患。若出现不安全事故,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均由乙方承担,甲方不予承担。    野蛮施工致房屋受损   “拆迁开始后,我们筹建办的几个人一直在现场盯着。开始他们也搭建有防护网,看着很正规。五层、四层都是人工拆除。到了三层,开始机械施工。”城关镇第三小学筹建办工作人员刘德平曾经多年参与建校工作,从校长位置退下来后,又被县教体局返聘,参与城关镇第三小学筹建工作。   刘德平向记者解释说:出事那天是在拆除工作开展一周后的2017年12月27日,拆除防护网是方便机械进场。事发时自己就在现场。看到施工的是本县一家建筑公司的人员,心想公司搞拆除,应该是有相关资质的,因为整个旬阳县就没有一家专门的拆除公司,也就没有查看相关证件,在这一点确实大意了。“出事后相关部门和领导都到现场了。我上楼喝口水的工夫,再到现场一看,挖掘机已经走了。”   旬阳县教体局副局长朱礼山面对媒体承认,承包拆迁的李正强没有拆迁施工资质,由于拆迁牵扯到他家的房屋,便提出承包拆迁工程的附加条件,教体局为了化解矛盾,就同意了李的要求。   付荣刚得知内情后,认为县教体局作为工程主体,把拆除工程答应承包给无资质的私人实施,这一决定不但草率,甚至到了枉法的地步。   他心生不满地反问:在没有采取防护措施,无安全员在岗,更没有给四邻打招呼的情况下进行拆除,岂不是野蛮施工?私人动用挖掘机拆除迁移房屋时,相关部门难道就没有意识到危险后果?   事故发生后,付荣刚和弟弟付荣军立即向镇政府、县公安局、第三小学筹建办、县教体局等单位报案、备案,反映情况。   当天下午,镇政府指派综治办与第三小学筹建办到事故现场拍照、实测、取证,并在现场当即提出排险、搬离方案。提出付家在外解决租房、让住户搬离危险房屋,以免造成人身、财产的二次伤害。   “我提出当天晚上在宾馆开一间价格不超过100元的房子,安顿我儿媳妇和孙子住下,但是领导都说,这事情做不了主。”付荣刚说,自己侄子本来第二天要从渭南赶回来举办订婚仪式,不承想家里出了大事,就连忙把酒席和亲友劝退了。   “这个房子是我和弟弟两家人住的,我家在一楼,他家在二楼,三楼是我两兄弟共有的。最初二楼屋顶出现三道裂缝,现在连三楼也出现裂纹了。”付荣刚说,筹建办只说让我们两家在外租房,但租多长时间?这个问题什么时间能彻底解决?也没和我签协议。    扯皮半年还在协商   眼看雨季已经来临,付荣刚担心房子会在暴风雨中发生危险。付荣刚和兄弟两家每个星期都要去第三小学筹建办交涉。“他们让我们去找承包人李正强,找党家坝社区主任。社区主任让我写了三次协商条件要求,总说我写的条件要求不详细或者说教体局不同意我的条件和要求。”   “进出大门要顺着墙根,晚上也睡不踏实。不知道这种煎熬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面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付荣刚和老伴选择了原地坚守。   在漫长的等待中,付荣刚让儿子一家三口先行搬离。弟弟付荣军夫妇在今年3月也开始在外租房。   “我们多次找李正强协商赔偿责任,但他都不露面。”刘明山现场拨打李正强的电话,显示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我们花了3万元鉴定费,聘请陕西省安康市金州司法鉴定中心作司法鉴定。2018年1月22日,经鉴定为D级危房,需要拆除重新建设。对这个结果我们也认可。”   “筹建办承认负有连带责任。我们多次向镇政府和教体局作了专题汇报。”刘明山今年5月7日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情况比较复杂,这里面有责任划分问题。如何具体解决,筹建办拿不了主意,只能向上级汇报,等待相关指示,目前只能和两户受害户协商,搬离危房,排除危险。筹建办今天已经给付荣刚家租到了住房,也答应承担付荣军家的租房费用,其他条件无法答应。   “我要是搬出去,这个事情就更没人管了。”付荣刚依然选择“豁出去我和老伴的两条命,也要把事情向前推动一下。”曾听人说在今年3月7日第三小学筹建办公室的联席会上,有参加会议的领导表示,出钱修缮加固一下,如果付家不同意,就叫他们走司法程序。   城关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付荣刚两兄弟危房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当时说好了在外面给他们租房的,我们也就没再过问。这个事情镇领导安排社区督促解决。”   2018年3月9日,旬阳县教体局公布的主要工作任务及目标显示,第一项任务就是第三小学投入使用。筹建办工作人员刘德平介绍,拆除房屋的地方本来是要修路,将来是第三小学出入的一个通道。建设周期到2019年就要完工投入使用。按照计划进度,现在应该是三通一平都该结束了。但2017年12月27日发生事故后,该小学的建设处于停工状态。   主管校建的旬阳县教体局副局长王祥国通过办公室答复记者,筹建办的答复就是教育局的答复。这个结果让付荣刚感觉,一切又回到了事故发生后的起点。   李正强拆除房屋发生险情后,今年3月29日,旬阳城关镇中心小学代表筹建办,再次与搬迁户雷强章签订房屋拆除安全施工协议书。只是县教体局不再给协议上加盖公章了。    文/图本报记者孙涛